1. <dd id="ktwwg"><pre id="ktwwg"></pre></dd>
      <span id="ktwwg"></span>

      1. <dd id="ktwwg"><pre id="ktwwg"></pre></dd>

        1. 您現在的位置:
          首頁
          /
          /
          /
          知識網紅 快樂賺錢 互聯網使知識變現更容易

          知識網紅 快樂賺錢 互聯網使知識變現更容易

          • 分類:行業新聞
          • 發布時間:2016-06-13
          • 訪問量:0

          【概要描述】6月9日晚上10點半,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員葉盛的“知乎live”結束了。在一個半小時里,他跟300名知乎網友探討了“滅絕:人類的原罪”這一話題。每張“門票”9.9元。

          知識網紅 快樂賺錢 互聯網使知識變現更容易

          【概要描述】6月9日晚上10點半,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員葉盛的“知乎live”結束了。在一個半小時里,他跟300名知乎網友探討了“滅絕:人類的原罪”這一話題。每張“門票”9.9元。

          • 分類:行業新聞
          • 作者:
          • 來源:
          • 發布時間:2016-06-13
          • 訪問量:0
          詳情

          轉載自科技日報北京6月11日電,記者:張蓋倫 李 艷

            6月9日晚上10點半,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員葉盛的“知乎live”結束了。

            在一個半小時里,他跟300名知乎網友探討了“滅絕:人類的原罪”這一話題。每張“門票”9.9元。

            “知乎live”是“知乎”今年5月中旬推出的一款實時問答互動產品。發起者可以自行設定開始時間和門票價格,在live內圍繞所擅長話題進行分享和答疑;而參與者則需購買入場券獲得參與資格。

            Live的最后,葉盛提醒大家,如果還有疑問,可以繼續在live內討論,也可以去知乎旗下的“值乎”找他,他在“分答”上也有賬號。

            對像葉盛這樣具有特定領域專業知識的“大V”來說,知識變現的渠道越來越多了。

            走紅的知識分享經濟

            “如今大家的行為和消費習慣確實發生了變化。消費升級正在發生,市場成熟度已經足夠。”“知乎live”運營負責人韋昌明告訴科技日報記者,作為知識分享社區,知乎的種種動作,都是圍繞“用戶分享彼此的知識、經驗、見解,并收獲新機會”進行,并非“湊熱鬧”。

            所謂的“熱鬧”,或許指的是因為在線語音付費問答系統“在行”和“分答”而被炒得火熱的“知識分享經濟”。2015年4月果殼網上線經驗交流O2O平臺“在行”,被認為打響了知識分享經濟的頭炮。作為“在行”的延續產品,“分答”今年5月問世,并在短時間內成為“爆款”。

            相比“在行”,在“分答”上開通賬號的門檻顯然低了不少。而且,對普通人來說,如果不是想從王思聰、章子怡這樣的“高級別網紅”身上挖出什么猛料,往往只需付出小錢,就能得到對方一條60秒以內的語音解答。

            “互聯網問答產品經過了三個主要發展階段。”資深互聯網產品經理蔣堅表示,第一階段從早期的雅虎問答、百度知道等大眾問答平臺開始,脫胎于搜索并依賴搜索平臺存在;第二階段以知乎、果殼為代表,走專業化、社交化發展路線。“隨著支付體系的完善,問答平臺開始向專家收費模式進化。”

            網紅經濟與知識變現并不矛盾?

            不過,60秒語音,能承載“知識分享之重”嗎?

            “‘分答’是個輕量級應用,適合回答‘yes or no’的問題,或是一個復雜問題的方向性解答,以及體驗性的觀點陳述。”“在行”創始人姬十三助理吳云飛向科技日報記者表示。

            但大多數人還是將“分答”這一模式定位為“知識噱頭、網紅實體”,更有人下了“付費分答,無關知識”的論斷。“系統的知識獲取還是只有培訓一條途徑”,蔣堅說,在他看來,“小問題和小答案”,其實是搜索平臺的事;“大問題和復雜答案”,是培訓平臺的事;而中間態的經驗知識交流,是專家平臺的事。

            對于質疑,“分答”表現得并不在意。“十萬知識網紅等你來問”是“分答”官網上的標語,團隊毫不諱言提及“網紅”。而且,“分答”提出了一個似乎更優雅的概念——“知識網紅”。

            被稱為話嘮的編劇史航,截至6月11日,在“分答”上已經回答了1961個問題,收入近10萬元。“他通過專業技能為自己收獲了一批粉絲,那么他就是網紅。網紅經濟和知識變現并不矛盾。”吳云飛說。

            不過打開史航的頁面,大多提問其實和“編劇”并無太大關系。網友更關心的,是他的個人生活、愛情觀和世界觀。但這些究竟算不算知識?吳云飛覺得,知識的定義并沒有那么清晰的邊界;作為平臺,他們要做的就是“信息匹配”。

            知識付費時代來了?

            “這樣的平臺,能讓更多人知道知識是值錢的。”蔣堅說。過去,果殼想讓“科學”流行起來?,F在,知乎和果殼紛紛推出的新模式,能讓為知識付費流行起來嗎?

            韋昌明指出,這要看信息是否對他人或公眾有存在價值,也要看是否能找到供求雙方,然后基于合理的使用場景,通過方便的產品路徑把供求雙方直接連接起來。

            至于互聯網的“免費午餐”時代,也不要急著宣告它的結束。“基于不同場景下的用戶會有不同的使用需求。”

            6月初,“知乎”旗下的“值乎”推出3.0版本,該版本和“分答”非常類似,也是付費語音問答,運轉邏輯與“分答”并無太大區別。

            “知乎”創始人周源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,對越顯激烈的行業競爭表達了他的態度:我們很贊賞所有參與探索專業知識變現的朋友和產品,探索的人越多,越容易試錯,越容易找到清晰的方向。

         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

          在線客服
          客服熱線
          服務時間:
          8:00 - 18:00
          客服組:
          在線客服